掃盲班 | 金額高達800萬,2017年度騙保案堪比影視大片!

2018-04-10

馬上就到新年了,無現金生活讓小偷無從下手,但騙子還是很猖獗。最近,小編在海量信息中發現了一起年度特大騙保案,騙保金額高達800萬。

絕對值得與大家分享,咱們先來看看新聞報道中的案情始末:


01

陸續購買多份保險

觀察期剛過又陸續申請理賠

無錫一名叫高建業的客戶,在一家保險公司購買了重大疾病險,保單觀察期剛過,他就申請理賠160余萬元,引起了保險公司的注意和懷疑。


“2017年2月,高建業以患甲狀腺乳頭狀癌為由,向我公司索取理賠。”最先接到理賠申請的這家保險公司說。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隨后有多家保險公司發生了相同情形,投保人均為高建業,均是在保險單觀察期過后,立即出手申請理賠。經偵民警接到報警后,認為這可能是一起騙保大案。


在市保險行業協會支持下,無錫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排查發現:高建業在2016年5月至9月期間,連續在13家保險公司購買了保額高達790萬元的重大疾病險。


據民警介紹,高建業供職于無錫市內一家民營醫院,妻子廖曉蕓在一家保險公司擔任業務經理。夫妻倆都是甘肅人,2000年初來無錫發展。高建業的行為顯然極不尋常,經偵支隊成立專案組,對這“13張保單”開始深入調查。

02

甄別3萬余條就診信息

扒出騙保人的虛擬身份


本案偵查取證最為關鍵的一點,還在于“病”。高建業在自己工作的醫院內雖經過檢查,不過為躲避保險公司的先期調查,未留下任何相關病情信息。只要找出高建業投保前已經就醫確診的確鑿證據,整個案件的證據鏈就能夠最終充實完善。


根據高建業在2016年5月至9月購買保險的情況,民警逐一排查2016年9月前甲狀腺就診人員,大海撈針,甄別了3萬余條就診信息,只為從海量就醫信息中識別并揪出高建業隱藏的虛擬身份。


通過層層篩選,排除了身份明確、性別與年齡段不符、活動時空沖突等考慮在內的各種因素,經過一個星期的努力,一份化名“高飛”的患者就診記錄浮出水面。


高建業那份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作為出險依據的手術前B超和“高飛”的B超一起放在了一張臺面上。經偵支隊特地邀請甲狀腺疾病醫學領域的專家對這兩份材料進行嚴格比對,確認兩份報告中的患者為同一人。


至此,這份能夠證明高建業在投保時故意隱瞞欺騙的客觀證據,終于為案件定性落錘。

03

夫妻聯合作案

騙保金額近800萬

據高建業和妻子廖曉蕓敘述,2016年初,高建業憑借多年從醫經驗,感覺自己甲狀腺出了問題,于是利用工作之便,通過所在醫院私自拍片,發現可能是患有甲狀腺乳頭狀癌。


隨即,高建業與妻子商議,決定故意隱瞞患病事實,購買巨額重大疾病險,騙取保險金。因妻子廖曉蕓熟悉保險業務,提醒丈夫高建業以假名到醫院就診,逃避保險公司調查。


高建業用“高飛”的假名到甲狀腺專科醫院就診確認自己患了癌癥。2016年5月、9月,兩人先后在13家保險公司購買了總保額790萬元的重大疾病險。2017年2月,在保單觀察期到期后,高建業立刻進行了甲狀腺乳頭狀癌切除術,并向13家保險公司申請理賠近800萬元的保險金。


不得不說,騙保人不但膽子很大,明知自己得了癌癥,居然還敢等到180天的等待期過后再手術,為的就是拿到那將近800萬的保險金,更荒誕的是,妻子明明是保險公司的業務經理,還居然幫助丈夫一起騙保!


驚不驚險,刺不刺激?小編都要驚掉下巴了!這起特大重疾險詐騙案不僅是全國少有、無錫首例重大疾病險詐騙案件,現在基本可以認為是2017年的年度騙保案例了。現在回過頭來看案情,不難發現,作案人同一時間購買13份保險,過了等待期又同時申請理賠,動機太可疑!保險公司能察覺到,也不奇怪。

04

高知分子也貪心

想用騙保發橫財

仔仔細細看完案情,小編忍不住為這對夫妻可惜。

丈夫是醫生,在醫院工作,見得最多的就是疾病帶給人的痛苦;

妻子在保險業工作,接觸最多的也是投保人和保險理賠等工作。


他們本該是最了解風險,最知道如何規避風險的人,然而,丈夫居然沒有一點風險意識,生病了才想到保險。妻子的職業道德也明顯不合格,堂而皇之地幫助丈夫,為丈夫的騙保之路出謀劃策。


可能大家還不夠了解,我國保險法和國家刑法,都對騙保有嚴格的界定和量刑。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一百九十八條【保險詐騙罪】

 有下列情形之一,進行保險詐騙活動,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投保人故意虛構保險標的,騙取保險金的;

 (二)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對發生的保險事故編造虛假的原因或者夸大損失的程度,騙取保險金的;

(三)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編造未曾發生的保險事故,騙取保險金的;

(四)投保人、被保險人故意造成財產損失的保險事故,騙取保險金的;

(五)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險人死亡、傷殘或者疾病,騙取保險金的。


結果,就有了這起騙保案。后續的法院審理結果小編暫時沒有查到信息。但是可以斷定這夫妻二人除了巨額罰金之外還會有幾年的牢獄之災,并且被所有保險公司拉入黑名單,再也無法投保。


其實,騙保離我們并不遙遠。因為保險金數額的巨大,一些心生貪念的人就借機尋找保險的漏洞。影視劇中謀害親人、子女來騙保的案例生活中也并非沒有,我國保險法在這一點上也做了很大的功夫,例如:


  • 未成年身故保額:為了保護未成年人防止道德風險,國家對未成年身故賠付進行了限額,0-9歲身故賠付不能超過20萬,10-18歲身故賠付不能超過50萬。保險產品在保額的設計上必須以此為限。

  • 保險利益:只有配偶、子女、父母之間才能相互投保,現在有些保險產品在投保時就寫明只能本人投保,極大地規避犯罪風險。

最后告誡大家,保險的起源于一種善念,是為自己轉移財務風險的有效工具,而不是謀取金錢的捷徑。希望大家正確看待保險,好好利用保險。在此與大家共勉!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和值走势图